威信县哪里有好吃的

铁力市电子城在哪里

马英九发表新年贺词

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今早出席元旦庆典活动并致辞。他表示,这次的习马会为两岸搭了一座跨海大桥,让双方藉此建立领导人平起平坐见面会谈的新模式,也让未来的领导人可以遵循比照,延续两岸和平繁荣的现状。

2016年元旦升旗典礼后,“总统”马英九回到“总统府”内发表《元旦文告》,主轴是执政以来的3个关键成果与3个对未来的提醒,并感性地说,15天后台湾就要选出下一任“总统”,感谢台湾人民在两次大选中“信任我、托付我”,让他打拼、创造许多成果。

马英九整理出3个关键成果,包括外交跃进、友善国际;两岸搭桥、和平永续;照顾弱势、实现公益,另外还有3个对未来的提醒,两岸部分,他期盼下一任政府,要运用智慧,妥慎处理,不要让台湾人民再次面对动荡与恐惧;经贸方面,他建议唯有更开放的市场,更强的经济竞争力,才能让台湾充分发挥经济的体制与既有优势,“这是下一任政府以及民众无法回避的选择”;并希望民众在能源议题上面,一定要务实面对,共同承担,千万不要小看、不要误判。

马英九2016年元旦祝词全文:

吴“副总统”、萧“前副总统”、五院院长、各位资政、各位国策顾问、各位首长、各位贵宾、父老乡亲以及海外侨胞们,大家新年快乐,新年好!

今天是“中华民国”105年的开国纪念日。八年来,每一年的元旦,我都会和大家一起回顾过去,展望将来。再过15天,我们将选出下一任“中华民国正副总统”;今天将是我任内最后一次元旦致词。

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向全体民众表达我内心诚挚的感谢。感谢台湾人民在两次大选当中,信任我、托付我,让我有机会与各位一同打拼,一起创造了许多前所未有的丰硕成果。对我来说,这就是最深的感动。接下来,我想要和各位谈谈三个关键成果;对台湾的未来,我也有三个诚恳的提醒,希望在分享成果的同时,也一起思考面临的挑战。

一、第一个关键成果:外交跃进,友善国际

这七年多来,我们努力推动“活路外交”,扮演“和平缔造者”与“人道援助者”的角色,取得丰硕的成果,也赢得国际社会的尊敬。举例来说,我们与美国、日本、欧盟、东盟、新澳等国在安全、经贸、文教各方面的关系,都是三、四十年来最好的状态。美国对台湾的军售,超过201亿美元,比前两任“总统”时期增加非常多,合作也更密切。七年来与日本签订了28个协议,占60多年来双方所签61项协议的45%,超过以往许多。22个“邦交国”,互动频繁,邦谊稳固。而给予台湾免签证与落地签证的国家(地区)大幅增加,民众出国方便多了,这是人民最有感的事。从2000年到我上任的2008年,给我们免签、落地签的国家(地区)只有54个,目前已经扩增到161个,增加了107个,几乎是过去的3倍之多。台湾护照“好用”的程度,进入全球前25名。免(落)签国增加后,出国民众也增加了。

另一方面,台湾更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桃园国际机场在去年获得英国航空调查机构Skytrax评比为全球“最佳机场服务人员”冠军。根据“国际机场协会”(ACI)去年8月公布的最新资料,桃园机场首度超越香港,获得机场运作效率“全球第一”(the most efficient airport)的殊荣。来台旅客更是大幅成长,就在11天前,第1000万名境外观光客来到台湾。去年总数超过1043万人次,比起我们上任前96年的371万人次,足足增加了672万人次,这是台湾历史上的新高!过去40年中,来台观光客每成长100万人需要13到16年,我们却能每年跳升一个百万位数。每年不论是来台旅游人数或外汇收入的成长,都是我上任前的5倍。境外观光客大增,也是国际社会对台湾友善的另一个证明。

我们在国际上的突破远远不止于此。从97年起,台湾连续7年派卫生署长或卫福部长出席睽违38年的“世界卫生大会”(WHA)、102年台湾民航局长也列席了睽违42年的“国际民航组织”(ICAO)大会,兼具实质与象征意义。此外,台湾也在99年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下的“政府采购协议”(GPA),这些都是台湾在1971年失去联合国代表权以来,在国际参与上最显著的成就。

更重要的是,“中华民国”摆脱了过去“麻烦制造者”的负面形象,成为区域的“和平缔造者”。我在101年8月5日,提出“东海和平倡议”:基于“主权无法分割,资源可以共享”的理念,呼吁以对话取代对抗,和平处理东海争端。102年4月,台湾与日本签署了《台日渔业协议》,解决台日40年的渔业纠纷,台湾渔船可以在钓鱼岛群岛附近7万多平方公里的优质渔场作业,连高屏地区的渔船也北上来钓黑鲔鱼。整体而言,创造了“主权未让步,渔权大进步”的重大成果。

四天前,日本与韩国就二战慰安妇议题,达成协议,日本将道歉并赔偿10亿日币。三天前我已重申台湾长期以来要求日本对慰安妇道歉、赔偿、还给她们公道与尊严的立场。我也要求外交部责成驻日代表积极向日方重申我方要求。慰安妇问题,是台湾与日本之间拖延20多年的争议。当慰安妇日渐凋零的此刻,我们必须加快脚步,解决这个问题。我昨天特别探望一位慰安妇阿嬷,我亲口向她保证,政府一定会和她们站在一起。

基于《东海和平倡议》的成功经验,我在去年5月26日再提出《南海和平倡议》,重申“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和平互惠、共同开发”的主张。11月5日,我们与菲律宾签署《台菲渔业事务执法合作协议》,确立了“海上执法避免使用武力”、“执法一小时前通报”及“扣捕人船三天内释放”等三原则,就是另一项具体成绩。

各位应该都记得,2013年5月9日,菲律宾海巡队员在台菲重叠海域攻击我广大兴28号渔船,枪杀我渔民。我们当晚就要求菲方道歉、赔偿、惩凶与协商渔业协议,后来更倾全台之力在三个月内为渔民讨回了公道。然后经历多次谈判,才与菲方签署这个协议。这是前任政府做不到的。

事实上,台菲渔业纠纷,也有40年历史。早在1980年,我还在哈佛念博士的时候,受邀回台参加“国建会”,在联合报上发表专文《从国际法观点论中菲渔业纠纷》,指出台湾应有长期、全面与治本的政策,和菲国进行渔业谈判,一定要用和平方式解决争端。没想到三十五年前“马同学”提出的解决方案,终于由“马总统”实现,大幅减少了台菲渔业纠纷,真正保障台湾渔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

这一项跨越35年的关怀,实现的不仅是个人的理想,更重要的是这项改变对台湾及国际社会的意义:南部渔民长年的恐惧得以减轻,而南海的和平共荣,终于跨出了第一步。

各位民众同胞,“活路外交”并不是消极的不作为,而是停止与大陆在国际社会无谓的挖角战,积极的在国际社会推动人道援助与促进和平的工作。我们一旦走回八年前“烽火外交”的老路,历史将会重演,我们可能再次陷入前任政府“邦交国”频频断交、国际组织不得其门而入的困境。我们必须把握正确的政策方向,才能延续过去七年多来的良性循环,以免伤害到“中华民国”的主权与台湾人民的尊严。

二、第二个关键成果:两岸搭桥,和平永续

七年多来,我们成功的让台湾海峡从过去的冲突热点,转变为和平大道。自从我97年就任“总统”以来,坚持在“中华民国宪法”的架构下,维持台海“不统、不独、不武”的现状,在“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基础上,推动两岸和平发展。迄今双方签订了23个协议,主管两岸事务的首长也见了7次面,并互称官衔。七年多来,每天航班从零增加到120班,来台陆客超过1800万人次;陆生增加到35000人,成长40多倍。

因为有足够的互信,两岸关系终于出现重大突破。去年11月7日,我秉持对等与尊严的原则,在新加坡与大陆领导人先生会面,针对“巩固两岸和平、维持台海现状”交换意见。这显示两岸领导人已经建立和平处理争议的沟通机制,这对国际社会是一个极为正面的示范。前天,我方陆委会夏立言主委与陆方张志军主任首度以两岸事务首长电话热线通话30分钟,完成“习马会”达成的第一项共识。同时,两岸也对“专升本”,也就是大陆专科毕业生来台读二年制大学,也达成协议,从今年开始,名额增加到1500人,这是“习马会”后实践的第二个共识。

1987年3月,我担任经国先生的秘书。有一天他问我:“英九,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乡音)我说:“有立委质询,建议让老兵回乡探亲”。经国先生当时已经决定开放台湾民众赴大陆探亲。他把规划工作交给“总统府”张祖诒副秘书长,张副秘书长指示我草拟方案初稿。当时,我戒慎恐惧,公文都不送打字,写好就锁进铁柜,上面还写着“颖考项目”,交卷的日期是6月4日。当年11月2日,大陆探亲就开放了。

当时两岸敌意未消,亲人隔海,不能相望,台湾人到大陆探亲只能取道香港。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的悲剧,就在我们身边发生。我在台北“市长”任内,曾经探视一位师大退休的职员,他在战乱中与未婚妻分离,孤身来台,却不曾再动过结婚的念头。1987年开放大陆探亲后,他辗转与未婚妻联络上,这才发现,两人都信守当年海誓山盟,男未婚、女未嫁。后来,两人终于共结连理,他也把妻子接到台湾定居。我多年之后回想起来,还是会为这个大时代的传奇而感动。

想想当年,看看现在。两岸领导人已经可以在全球几十亿人的注目下举行和平会谈,两岸关系变化之大,当年实在无法想象。这次的习马会为两岸搭了一座跨海大桥,让双方藉此建立领导人平起平坐见面会谈的新模式,也让未来的领导人可以遵循比照,延续两岸和平繁荣的现状。回想起28年前在经国先生身边处理“颖考项目”的日子,我可以俯仰无愧的说,这座和平大桥,不仅跨越了海峡的鸿沟,也跨越了历史的藩篱,希望继任者能用心珍惜,不要辜负我的苦心。

三、第三个关键成果:照顾弱势,实现公义

过去七年多来,我们努力提高弱势福利,改革台湾财政,增进劳工权益。

2010年10月,我们改革全民健保制度,实施“弱势民众安心就医方案”,健保锁卡人数由2007年的69万下降到目前的4万,再也不会有民众因为缴不起健保费而无法就医。2013年实施二代健保补充保费新制,健保的财务状况大幅改善;去年我们通过《长期照顾服务法》,也持续推动《长期照顾保险法》的立法,为民众提供更全面的老年保障。

为了让台湾财政更公平、更有效率。我们推出《回馈税制》,让高收入者回馈社会,让弱势群体减轻负担。我们实施两税合一可扣抵税额减半、调高综所税最高边际税率以及恢复金融业营业税率等,预估2015及2016年度“国库”共可增加税收超过900亿元,也相应减轻弱势的租税负担;我们在2012年8月实施不动产交易实价登录,逐步改善房地产市场长期信息不透明的问题;过去七年多来,政府总共为68万户购屋、租屋及修缮的家庭,支出近440亿元,这是历史的新高,超过前任的16倍。就在今天,房地合一实价课税正式实施,我们从此更能消弭投机,平均财富,推动居住正义。我们不唱高调、不打高空,但我们是有史以来对民众——尤其是年轻人——购屋与租屋贷款补贴最多的政府。还有一个好消息,“财政部”昨天宣布,青年购屋贷款额度从500万元提高到800万元。

劳工是台湾建设的基础,劳工生活好,台湾才会好。我们连续调涨5次基本工资,是历任政府调涨次数最多、金额最高的;从今天开始,劳工双周84小时的工时也缩短至每周40小时,这是历史新低。我们在98年成立了“劳工权益基金”专户,帮助被恶意解雇的劳工打官司,不但照顾了他们诉讼期间的生活,也赢回超过19亿元的赔偿金;98年开始施行的劳保老年年金,共有超过七成退休劳工选择请领,已经付出近4000亿元。退休劳工告诉我,这个制度让他们老得有尊严,因为有了月退金,使他们不必向儿女甚至孙儿女伸手。2009年,“劳委会”开办育婴留职停薪津贴,生育子女的劳工,夫妻合计最多可以领取一年6成投保薪资的福利。到去年11月已经核付了超过333亿元,共超过36万7000人受惠,我们希望民众能够安心生育下一代,没有后顾之忧。前年妇女总生育率已经回升到1.17,育婴留职停薪制度,受到世界银行的赞许。总体来看,我们也许做得还不够,尤其是年金改革,我们在2013年已将改革草案送到立法院,迄今未获通过,非常遗憾。我们也许做得还不够,但已经是数十年来对劳工与弱势民众提供最多福利的政府,这些年我们的社福预算都是比例最高的。

四、第一个诚恳提醒:团结台湾,和平两岸

我对“中华民国”的未来充满期待,但仍然有一些忧心,因此我想对大家提醒三件事情。

我的第一个提醒,就是希望未来政府的两岸政策,能延续当前实践七年证明务实有效的正确方向。

我就任“总统”以来,两岸透过和解交流,已经建立对等互惠的合作模式,两岸关系是隔海分治66年以来最稳定和平的时期,与我上任前隔绝、冲突的状况完全不同。现在,三组“总统”候选人都说要维持我们七年多来创造的现状,这是过去不曾有过的情形。维持现状,可说已是“台湾共识”;而“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则是两岸交流的基础,也就是“两岸共识”。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之上所维持的两岸现状,不但获得台湾民众的高度支持,也是两岸和平与区域稳定的重要资产。现在,不可能一面说要“维持现状”,遵守宪法,一面却又不肯接受符合“中华民国宪法”的“九二共识”。这种矛盾的态度,不但罔顾现实,而且构成对现状的挑战,更有可能被外界认为是挑衅。

“九二共识”已经是“两岸共识”,去年11月我与大陆领导人先生在新加坡会面时,双方都表示“‘九二共识’是两岸共同的政治基础”,就是最好的证明。没有这个基础,现状又该如何维持呢?这个“两岸共识”,得来不易,既符合“中华民国宪法”,也能保障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是现阶段对台湾最有利的政策选择。任何一位“中华民国总统”,都应该用心珍惜,努力维系。

两岸和平是一步步累积而来,绝对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能视为当然。回想1996年李登辉“总统”时代的台海飞弹危机,民国95年陈水扁“总统”时代两岸的冲突对立,当时绝对无法想象今天两岸的和平繁荣。我衷心期盼下一任政府,要运用智慧,妥慎处理,不要让台湾人民再次面对动荡与恐惧。

五、第二个诚恳提醒:相信台湾,投资创新

我的第二个提醒,是关于台湾的经济。过去外界对于我们在经济方面没有做到的政见,有一些批评。这些批评,我们都虚心面对。这八年来,世界遭遇到70年代石油危机以来最为严重的经济衰退,也就是金融海啸,而且紧接着还有欧债危机等两次衰退。全球平均经济成长2.2%,比起我们的前任3.3%,足足少了1个百分点。但是与过去相比,台湾的经济仍然不断进步,并且受到国际肯定。

依据行政院主计总处统计,去年台湾人均“名目国内生产毛额”(Nominal GDP)是22600多美元,比七年前增加4517美元,超过前任政府8年增加的3190美元;如果是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国内生产毛额”,也就是加入物价计算之后的“人民实质购买力”来看,去年台湾估计可以超过49000美元,成长14248美元,增长幅度也比前任增加的12551美元为高。这些数据,说明了这七年多来,我们的经济成绩确实有进步。我们物价也维持低而稳定,我们家户与个人所得分配,分别是6年来与13年来最好的水平。在亚洲4小龙中也是最低的。美国《全球金融杂志》去年11月公布最富裕国家或地区排名,在全球185个国家或地区中,台湾已成为第19名,紧追德国,明显超越法国、英国、日本与韩国等。

在失业率方面,从2010年10月开始,台湾的失业率都维持百分之4点多,从去年四月开始降到百分之3点多,去年1到11月的失业率平均是百分之3.77,是近15年来的同期最低水平。

此外,政府近年也致力推动产业的转型升级。包括生技、观光等六大新兴产业与云端运算等四大新兴智能型产业,在政府和民间的努力下发展良好。我们也加强主力产业、传统产业、新兴产业的优化转型。近来,为迎应数字经济及物联网时代,我们更致力推动数据开放及生产力4.0方案。上个月9日,英国“开放知识基金会”所做的资料开放国际评比,台湾大幅跃进,从2013年的36名、前年的第11名提升至去年成为全球第1。政府扩大资料开放应用的成果,已经获得国际社会高度肯定。

虽然政府已经做了许多努力,但产业升级转型不能只靠自己,更要借助国际市场,才能成长茁壮,对全球开放是台湾经济未来必须要走的路,正所谓“开放带来兴旺,闭锁必然萎缩”。但是,台湾无论是民众的心态,还是制度环境,都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华尔街日报》更曾在前年3月学运之后,不寻常地刊出《台湾自甘落后》的社论,认为台湾“抗拒更自由的贸易与经济改革的后果,会越来越明显可见”。

而依照美国传统基金会《2015经济自由度》的调查,台湾在全球178个经济体中,排名第14名,但与市场开放有关的“贸易自由度”则排名第43名、“金融自由度”排名第39名、“投资自由度”排名第36名,显示为了促进台湾经济迈向自由化,社会各界应该以更开放的思维,积极检讨相关法规。此外,世界经济论坛《2015-2016全球竞争力报告》,公布“跨国经理人在台湾经商最困难的问题”,政策不稳定(17.3分)居首位,显示跨国企业对台湾未来能否维持既有政策方向的忧虑。唯有更开放的市场,更强的经济竞争力,才能让台湾充分发挥经济的体质与既有优势,这是下一任政府以及民众无法回避的选择。

六、第三个诚恳提醒:阳光理性,勇闯未来

我的第三个提醒,是希望大家慎重思考台湾已经面临严重的能源问题。

去年6月,立法院通过了“温室气体减量及管理法”;12月在巴黎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缔约国大会,也要求世界各国共同面对全球气候变迁,致力达成“全球升温在本世纪末不超过摄氏2度”的目标。台湾也提出2050年减碳为2005年一半的目标。依据最新一期的《天下杂志》引用美国智库“气象中心”的研究报告,如果全球暖化摄氏2度以上,海平面一定上升,全球将有2.3亿人无家可归,全台湾将会有140万人面对家园被淹没的危机,这个问题确实是十分严重。因此我们的能源政策必须符合碳排放的要求,这是非常艰巨的挑战。

让我们看看台湾有哪些选项:自从我上任以来,很快就制定“再生能源发展条例”,大力发展洁净而没有燃料成本的再生能源。举例来说,陆域风机已设置329座,比前任增加223座,增幅2.1倍;而太阳能装置容量已经超过728MW(百万瓦),比前任成长了303倍。但是,再生能源是间歇性能源,必须靠天吃饭─在夜间、阴雨天、无风天就无法发电。根据“经济部能源局”的统计,太阳能与风能,每天24小时中平均只有14%与28%的时间可以发电,也就是3小时半与7小时。因此它发的一度电时间不确定,与基载电源(譬如可以全天发电的火力或核能)时间确定的一度电不能划等号。它们每天不能发电的时间,还是要靠火力及核能来供电,因此太阳能与风能无法提供基载电力,因为供电是24小时不能停的。

有人说,减碳与废核可以同时并行,这种说法完全不切实际。台湾有98%的能源依赖进口,再生能源既然无法提供基载电力,占79%的火力发电又会增加碳排放,我们确实面对两难:在核四不运转,占发电16%的现存三座核电厂逐步除役的假设情况下,缺电与限电的困境,很难避免。《华尔街日报》去年七月更以《台湾选择脆弱》为标题发表社论,认为以台湾的能源条件,仓卒废核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各位乡亲,我上任以来,常常到大学校园与青年学子们座谈,从2011年到现在,我曾经在11所大学问了同学们同一个问题:“你觉得现阶段减碳比较优先?还是废核比较优先?”每个学校认为减碳比较优先的同学与认为废核比较优先的同学相比,大约是4:1。这虽然不是严谨的民意调查,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青年世代对这个议题的态度。

我们可以看看与台湾各项条件最相似的日本:台日都位于地震带;都是独立电网,无法进口电力;自有能源缺乏,九成以上能源都倚赖进口。2011年3月福岛核灾发生后,日本逐步停止48座核电机组运转,然后大量进口天然气来发电。但天然气发电一样会排碳,而且成本是核能的4倍,使得日本对外贸易,从核灾前一年(2010年)的6万亿日元顺差,变成前年(2014年)近13万亿的逆差,电价也大幅上涨。三年前日本就决定放弃废核,从2011年即强制停机的48座核电机组,迄今已经有两座在严格检查后恢复运转,另有两座通过审查可能于今年1月下旬和2月下旬运转,还有21座核电机组正在等待核准中。日本规划,未来核能要维持在22%左右。

依照国际原子能总署的“机组效能因子”指标来评估,台湾的核电机组2012至2014年间在全球31个核电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5,超越美国、德国、中国大陆、瑞士、加拿大、法国、瑞典、英国等国。那么日本呢?因为福岛核灾,2013年日本的评比为3.5%,排名最后。事实上在福岛核灾之前10年,台湾核电机组的“机组效能因子”指标也都优于日本甚多。

日本的案例,很值得我们思考。福岛事件之后,全球运转中的核能机组从435座增加到439座,其中包括产油大国的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伊朗;以发展绿能闻名的瑞典、芬兰与英国,以及曾经发生核灾的美国、前苏联与日本。另外,兴建中的核电机组有64座,计划中的更有159座。目前全球31个核电国,面积占全球46%,人口占62%(依据CIA统计资料)。主张废核的,只有德国、瑞士、与比利时这三个参加九国互联电网、电力可以互通有无的欧洲国家。显然废核并不是世界趋势,洁净能源才是全球共识。而减碳的优先级,显然高于废核。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迁问题小组在前年发布的“第五次评估报告”也肯定核能虽然不无争议,却是一种成熟的、低碳的基载电力。台湾的环境,让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种能源选项,也不能期待台湾未来“用电零成长”,除非我们容许“经济零成长”。能源挑战已经迫在眉睫,我们需要的不是大话、神话,而是真话、实话,否则经济很难发展。台湾要的不是单纯的拥核或反核,而是在不限电,维持合理电价,达成巴黎协议目标的前提下,配合替代能源的发展,稳健减核,并审慎选择一种对台湾最有利的能源组合。这个议题很严肃,民众一定要务实面对,共同承担,千万不要小看、不要误判。

七、结语

今天是“中华民国”的“开国纪念日”,这个“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已经迈入第105年了。回首过去,我们有得有失,有悲有喜,有不少包袱,也有很多亮点。七年多来,我们积极推动内政、外交、防务、财政、教育、经济、交通、卫生、文化、科技、环保、海巡、两岸、农业、金融、廉政、等各方面的兴革,并强化民主、人权、法治,受到国际社会肯定,台湾已经升格,对得起“华人世界民主灯塔”的称号。

我们的努力,让“中华民国”“稳中求进”,而且“渐入佳境”。放眼未来,台湾仍将面临艰巨的挑战,但只要未来的政府,能够把握正确的方向,抓紧解决问题的契机,全体民众能够拿出信心与勇气,同舟共济、齐心打拼,我们一定可以为“中华民国”开创和平繁荣的前景,为下一代打造更幸福的未来。

谢谢大家!

来源:东森新闻云

铁力市电子城在哪里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